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畜生村长
畜生村长

畜生村长

夏日的阳光蒸发了所有人的精神,人人都精神疲惫而略带警觉的走过李岩的身边,李岩瞅瞅自己身上的破背心,索性在阴凉处坐了下来,以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态度回敬人们的白眼,可他的心里却泛着一丝苦涩,「奶奶的,你在老子身子底下哆嗦地时候,可不是这德行」,他突然又想起那个晚上被他狂干的女人,那个女人彻底被征服的表情,他又感到一阵激动,「奶奶的,老子要把这个院的女人都干遍,让她们出门见老子抬不起头来」可转念一想自己的身体,不禁又感到一丝气馁,他今年已经38岁了,没有女人可以安慰他,没有孩子膝下承欢,自己成年累月的在外漂泊,如今看到男男女女成双如对,更是倍感凄凉。他不禁又举起酒瓶狂吹,白色的泡沫顺着嘴角流到脖子上,又流到身上,使他感到一种莫名的豪气。「妈妈的,老子3丈3,顶天立地,谁不服老子,老子劈了谁,看到谁的老婆好,老子就抢,哈哈……」

  突然往事涌上心头,那莫名的仇恨涌上他的脸庞,使他的脸庞色红如血,他踉跄的走着,见路就走,也不知道要去哪里,心里被怒火堵住了,他感到血液在燃烧,他仿佛看到他的老婆兰妹子在村长身下哭喊,他伸手去抓村长,可「扑通」一跤跌倒在地上,他静静地躺着,11年前的往事悄然浮现在他的眼前。11年前,李岩有一个老婆叫兰妹子,是老爸老妈省吃俭用的给他挣回来的。洞房花烛夜,兰妹子的娇艳让李岩深深陶醉了,可正在他要和兰妹子上床的时候,村长进来了,后面跟着战战兢兢的老爸老妈,「娃,你犯罪了,你知道不?」,李年嗡的一下脸色煞白,「村长,您可别吓我,我,我犯什么罪了?」你小子还装傻,你这个媳妇是个骗子,到处骗婚,坑了好多人了,正在被局子通缉,你这是包辟,你知道不「,李岩忙说」不不,村长,兰妹子可是一个黄花大闺女,你可别冤枉好人啊?

  「,」冤枉?「村长阴着脸,可眼里闪烁着野兽一样的光芒上下舔着兰妹子,兰妹子害怕极了,悄悄躲到李岩背后,村长暴怒了,他一把拉过兰妹子,」走,跟我到公社检查去「拉着兰妹子急忙往公社走去,李岩只好跟在后面,村长一回头,眼里闪着阴芒,对李岩说」你小子要跟来,我要你好看「就这样,李岩眼睁睁看着村长把兰妹子拉走了,他哪知道这竟然是最后一眼。村长大步向公社走去,兰妹子六神无主的被拉扯着前进,她隐约感到村长不对劲,可她不知道是什么地方不对,村长呼呼喘着粗气,他感到自己的一粒春药没白吃,自己的宝贝正在雄劲的挺立着,他回头看了一眼兰妹子,狞笑着,心里充满占有的快感,」妈的,老子全村的女人都尝遍了,什么花样都玩了,吃了春药玩女人,还不知道女人在床上是个啥样子哟,「想到这,他有些迫不及待了,他三步并作两步,打开公社门,进了屋,随手把门锁上,兰妹子惊恐着瞅着黑暗中的村长,她看到村长上上下下动作着,很快就向她慢慢走过来,村长尽量压低声音,颤抖着说」过来,我要检查「,兰妹子吓得话也说不出来,动也动不了,村长凶横的抓住兰妹子」哗「的一声就把她的衣服给撕开了,这时兰妹子才发现村长没穿衣服,她顿时明白了什么,刚想喊叫,村长迅速将自己手中的裤衩,袜子塞到兰妹子嘴中,接着兰妹子被直接抛到床上,村长猛扑了上去,死死压在她的身上,兰妹子奋力挣扎着,村长很难得手,村长不禁恼羞成怒他猛掐兰妹子,直掐的她毫无反抗能力了,村长才停下手,将兰妹子的衣服撕扯得稀烂,他这时反而不着急了,他看着兰妹子的身体,他在等待着,等待自己压抑不住的时候来个最猛烈的冲击,兰妹子悠悠醒转过来,微哼了一声,村长知道时间来了,他熟练的把兰妹子的双腿分开,将自己高耸的阳具对准兰妹子毛茸茸的阴户,突然村长好像想起了什么,他找到自己的衣服拿出两个瓶子,他拧开其中一个,往自己手心里倒了些液体,便在自己的大鸡巴上涂抹着,捋起来发出油腻的响声,他满意的再次对准兰妹子的阴户,双手抓住兰妹子的乳房并按着她的身体,猛的一挺,兰妹子发出痛苦的呻吟,村长低头一看,已经进了大半,黑暗中一股黑色液体缓慢地流了出来,兰妹子的身躯痛苦的扭动着,村长死死按住,接着又一挺全部进入到兰妹子身体中,村长感到自己的阳具是如此紧迫,他仿佛有些喘不上气来,他停了一下大口的吸气,然后开始借着药力奋力冲撞兰妹子,兰妹子痛的几乎要运过去了,村长是见了,忙抽了出来,有拧开另外一瓶再次涂抹在自己的鸡巴上,架起兰妹子双腿插了进去,迅速抽动了几下,兰妹子这时感到疼痛减弱了,但有一种奇痒在自己阴部蔓延,她只好努力压抑着不让自己呻吟出来,并扭动着要从村长身子底下挣脱出来,村长一见,乐了」嘿,这药还真管用,改天我的好好谢谢二娘「于是村长再次大力抽送,兰妹子受到剧烈撞击,身体感受到一种奇异的快感,但她的内心仍然在奋力抗争着,不让自己的快感从自己的喉咙中散发出来,村长渐渐体会到了,好啊,小妮子,老子非让你哭爹喊娘不成,你着法宝」想到这,村长愉快的继续压住兰妹子,腾出手来,从床下掏出一个袋子,从里面拿出一个黑色的避孕套,上面有很多小疙瘩,好像用过好几次了,村长用这个城里来的东西,将3,4个老娘们收拾得服服帖帖,更别说一个黄花大闺女了,他将武装起来的宝贝一下捅入兰妹子的身体,兰妹子不禁发出一声沉闷的呻吟,村长在兰妹子身上奋力驰骋着,兰妹子只觉得自己的身体好像快散架了,一种麻木的感觉从下身慢慢弥漫上来,她的身体在村长一下一下大力的冲撞下,慢慢移向床棱,终于头部顶在床架上,随着村长的挺动,兰妹子的脑袋也一下一下的撞在床架边的墙上,发出咚咚的声音,却又淹没在床的咯吱咯吱的呻吟当中,村长没有发现这些,他已经什么都不知道了,他的两眼血红,他只知道努力的向兰妹子的身体一次又一次的索要快感,他终于挺不住了,他要喷射了,他慌忙拔出来将皮孕套扔掉,深深的呼出一口气后,白色的精液随着村长的狼嗥声划出一道漂亮的弧线撒在兰妹子的肚皮上,精液是如此地多,村长把自己的鸡巴在兰妹子的身体上来回擦着,忽然他感到有些不对劲,正在这时,李岩在门外焦急得敲着门,喊着兰妹子的名字,村长慌乱的穿好衣服,猛一拉门,匆匆跑走了,李岩进屋赶紧拉灯,眼前的景象使他惊呆了,兰妹子躺在床上,可她的头却紧紧卡在墙与床架之间,眼睛闭着,嘴里塞着村长的裤衩,双腿大大的分开着,床上有一弯红色血液顺着床脚流下来,而它的源泉就是兰妹子的两腿之间,李岩发出一声绝望的怒号,他拿起一把榔头向村长追去……那夜,他将村长的生殖系统彻底摧毁,然后远走他乡,从此过上漂泊的生活……

【完】